无障碍浏览
微信
微博

芗溪乡:培育脱贫典型 激发内生动力

时间:  2018-07-26 来源:   编辑:   都昌芗溪乡

没有移不走的穷山,但唯有精神扶贫才能彻底斩断穷根。为打好脱贫攻坚这场硬仗,芗溪乡组织开展“脱贫攻坚先进典型”星级评选活动,更加注重“扶志”和“扶智”相结合,充分激发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,不仅让脱贫人口“站起来”,而且“走得远”。涌现出了一大批主动思脱贫、谋脱贫、真脱贫的贫困户典型。

古稀老人的坚强人生

余水凤,女,汉族,1944年6月出生,芗溪乡井头村委会八房自然村人。说起余水凤,井头村群众无不翘起大拇指。

 余水凤的丈夫叫江孔西,是井头村的老支委。余阿姨和老江叔一生命苦,生有一儿一女,儿子年仅30出头,不幸查出白血病,医治无效去世,还为两个老人留下了两个孙子和一个孙女。残酷的是,大孙子智力缺陷,生活不能自理,小孙子受到家庭变故的影响,患有严重自闭症。2008年,操劳一辈子的老江叔,刚过花甲之年就因罹患癌症去世。

 井头村毗邻鄱阳湖,俗话说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一直以来,井头村就有很多渔业加工厂。剖鱼、洗鱼、腌鱼、晒鱼...... 74岁高龄的余水凤每天都要到加工厂工作10多个小时,劳作十分辛苦,且工钱低得可怜,旺季,一天也不过四五十元,淡季,剖一斤鱼才1毛钱,腰酸背痛一天也挣不到三十元钱。尽管如此,作为族中长辈的她,却没有丝毫怨言,总是低头不语,默默进行劳作。到渔场里一问,她人都说余阿姨每天都是上班最早,下班最晚的那个人,尽管余阿姨今年已是,却是附近远近闻名的“快刀手”,一天剖鱼200斤不在话下,一般比她年轻的妇人家都自叹不如。

跟上“领头雁”致富有奔头

芗溪村竹峦自然村,今年在芗溪村委会主任的带领下,办起了菊花种植基地,成立了公司,带动了周边贫困户参与。余希远是竹峦村人,年近60岁,由于家庭困难一直未成家,孤身一人至今,是村里的低保贫困户。

 今年4月菊花刚准备栽苗时,余希远就主动找到村主任,表达了想在基地做事的想法,村主任马上同意。从菊花栽苗到铺地膜、锄草、剪枝等等。余希远全程参与,有任何基地的农活他第一个走进地里。今年4月至今已在基地务工收入已超过4000元。

 余希远虽然评为贫困户,但他从不以贫困为荣。平常生活中吃苦耐劳,说起他,周边村民都竖起拇指。由于年纪偏大,能做的事越来越少,生活几乎只能靠低保维持。但他心中却一直有信念,前几日在基地做工时他对村主任讲:“政府一直在帮我,我更不能自暴自弃;今年我赶上好时机,过得很充实,希望菊花基地能越办越好,到时我也能凭自己的努力脱贫了”。

力所能及自主发展产业

王万芳,马垅村人。2013通过评议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,家庭人口3人。王万芳患精神病多年,其妻子刘菜荣是典型的农民,有着淳朴的感情,对丈夫照顾有佳,不离不弃,是典型的贤妻良母,在当地反响强烈。同时在脱贫的道路上,不等、不靠,自我发展,种植水稻、大豆等农作物十余亩,增加家庭收入。同时积极参与村集体劳动,并带动其他贫困户增加收入。

一家七口四人残 他用坚强撑起一个家

 余祖华,男,汉族,1954年4月生。余祖华是黄坡村乃至全乡的“知名”贫困户。之所以如此之贫、如此之穷,概因其一家7口4人残疾之故。

 面对如此贫穷景状,余祖华从来不听天由命,年轻的时候,就试图通过各种渠道来增收致富。2016年初,年逾花甲的他深知自己也已不能再等了,于是他想要放手一搏。可是创业何其容易,无数次的失败令他记忆犹新。

 正在这时,政府派来的扶贫帮扶干部走进了他的家中。在帮扶干部的帮助之下,顺利向银行申请到了5万元的政府两年贴息贷款。投资3万元买来了十头牛仔,投资1万元建起了简易牛棚,通过自己和老妻的精心呵养,牛仔个个养得是膘肥体壮,当年就卖了个好价钱,尝到“甜头”的老余满面春风,也就更放得开手脚。他当总设计师和养殖顾问,妻子负责后勤保障,几个儿女仿佛也“争气”了许多,当起了饲养员,乡村帮扶干部主动为他联系销路。老余一步一个脚印,不断发展壮大规模,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牛大户。